@团子1年前

02/2
06:17
谈天说地

一场梦。

这是一个甜得让人悲痛欲绝的梦。

(一)


这是一座古堡。

这座古堡光怪陆离,住满了四面八方而来的宾客。我们偶然路过这里,被里面的欢乐气氛所吸引,走了进去。

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座古堡原是一个贵族所有,但现在已然变为一座鬼堡。

里面的人都是堡主人制造的幻象,他们有一些自我的意识,但是都默默地遵循着一个默认的规则——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幻象,也就对这堡主人的身份无从得知。

故事就是这么展开了。

为了一探古堡秘闻,也为了能够成功脱身,我们决定找出堡主人。

然后把它一拳打爆。

突然,一张纸条映入眼中。

“真相在306.”

我动身前往。

(二)


一座高中。

看起来是算有点历史的高中了,斑驳的墙壁诉说着它悠远的历史。

我走了进去。

(三)


我在找一个人。

除了这个人,其他人都是幻象,但也有自己的意识。

好像有人跟我这么讲过。

我找到二楼的某个班级,停住了。

好可爱的女孩子。

我笑着跟她打了一声招呼,她也笑着回应了我。

这女孩子真可爱。我想。

(四)


她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她也是其中一个幻象而已。

换言之,她是我破解古堡之谜的一个线索,一个工具。

而我,我想,我爱上这个幻像了。

虽然她也喜欢上了我。

(五)


我带着她回到了家。

我们一起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们约定好第二天中午在学校见。在那之前我需要再前往学校搜集线索。

(六)


等不到第二天了。

我又回到了古堡,身边是同伴。

原来,一场梦而已。

我们还没有找到足够的线索解开谜团、脱出古堡。

我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尾声>


我醒了。

我还记得她,以及跟她度过的甜蜜的时光。

名字……

对了,她叫什么名字?

她的名字是?

……记不起来了。

这真是,超级令人绝望的啊。

汪地一声哭出来了。

我抹了一下眼睛,记下了这个光怪陆离的、甜得令我掉下了眼泪的梦境。

<后记>


醒来的时候是五点多一点,回忆一下以后在5点半左右开始记下这篇梦境,越写发现丢失的记忆和细节越多,最后变得不上不下,变成这篇奇奇怪怪的文章。不过这个框架拿来充实一下应该是挺好的小说/剧本吧……

虽然说就是梦里很美好,醒来发现还是个单身狗感觉心里超绝望的……

还有就是终于体会到泷和三叶如同梦境一般互相把对方名字忘了的时候的感觉了。真的是痛苦得不行……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总之各位早安,我再去补个回笼觉看看能不能接着这个梦做下去……

一场梦。

  1. CryZ
    Safari 10Safari 10iPhone iOS 10.3.2iPhone iOS 10.3.2

    今天,我睡觉的时候意外地又来到了那个古堡。我知道两天能做同一个主题的梦已经够离奇了。但是我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快快进入那个城堡,去找在这儿之中唯一认识的那个女孩。打开306室的门,我却发现坐在里边的是一位年青的男子。他耷拉着脑袋僵坐在房间正中央的木质椅子上。我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请问,这里原先……”没等我说完,那个男子开口了,像是早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一般:“原先的女孩?难道你就这样无视眼前的男孩吗?或者?至少问一下眼前人的姓名吧?”
    “请问您?”
    “我叫Z。”
    “你好Z,我想请问您原先……”
    “的那个女孩已经不在这里了!现在这里坐着Z!”
    “Z,你能告诉我她去哪了吗?”
    Z,举起双手抓住了他的头发。脸因痛苦而扭曲着:“她!她!她!又是她。她是原先的她,是过去的她!回到过去找她吧!不要来打搅我!这里坐的是Z,现在的Z,眼前的Z,有名字的Z,你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却毫不关心眼前的,告诉你名字的人……”
    我不说话了。Z在一边歇斯底里地吼叫着,气愤好尴尬。良久他才安静下来。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看这Z冷静下来,头又渐渐耷拉在胸前不说话了。我在脑中快速盘算着怎样抽身离开这疯子般的Z。我开口问道:“Z,你从哪里来,又问什么在这里。”
    “我是这儿的最后一个管家。”
    “最后一个?为……”
    “为什么是最后一个,因为不会再有下一个了。”
    “……。那您能跟我讲一讲这座古堡的来历以及他的主人吗?”
    “这是路西法男爵的古堡,我是他26个仆人的最后一个,前25个都被他杀掉了。男爵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她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他们有一个女儿,名叫加百列,也就是你见到那位。”
    我在Z傍边的地板上坐下来,听着Z的叙述。“你想再见到加百列吗?”
    “想!”
    “不,你不会想的。”
    “怎么会?我好想她!”
    “那么我将你送回过去。只有回到过去你才能见到加百列。”
    “真的?有劳您,请把我送回过去吧。”
    我从一阵晕眩中苏醒过来,眼前是306室的门。我伸出手,旋转门把,门打开了。屋内中央站着加百列。我立刻扑倒她的身上,亲吻着她的脖颈,在她耳边说道:“我好想你!”
    “你爱我吗?”加百列突然间说出的这句话让我不知所措。愣了半秒我答道:“我爱你!你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希望。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那你愿意为我留在这古堡里吗?”
    留在古堡里?我想了一下,就是永远生活在这梦境之中我也愿意啊!随即我便不假思索地答道:“我愿意!”
    “来吧,到我的卧室里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加百利雪白而纤细的手牵着我走向里边的卧室……
    我仰面躺在天鹅绒的被子上,旁边是满面羞红,像一朵令人垂涎欲滴的玫瑰般的加百利。我们刚刚做了彼此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加百利转过身来,俯在我胸前问:“我对你重要吗?你爱我吗?”
    “我爱你。你是我这辈子、下辈子、永永远远最最重要的人。”
    “你骗人!我不是你所爱的人。我只是你破解古堡之谜的一个线索,一个工具,一个幻象……”
    说毕加百利消失了。突然间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我飞快地转过身爬下床去拽卧室的门,但是门死死地锁着。“完了,”我心想。“我被锁在这儿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拖着饥肠辘辘疲惫难忍的身体,再次旋转被锁的门把,试图打开着希望渺茫的锁。锁竟然开了!坐在306室客厅中央的是Z。他嘴里念叨着:“上帝按照自己的形状造出了男人。而后他觉得男人不够孤独,于是又造出了女人。上帝将男人与女人安置在伊甸园中,又向下挖了3 * 6,18层地狱用来盛放因情而死的男女。他任命Lucifer为男爵。派他守住这18层地狱,不准其中的男男女女再次相见。”
    然后Z转过头,望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我说:“于是,你再也不能从梦境中苏醒,回到现实生活中去。当你对加百列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时,诅咒就已经生效。”
    我哭了。我抓住Z坐的椅子的一角,央求道:“求求你!Z!让我醒过来吧,让我回到现实中去吧!”
    Z回答道:“多少个世纪了,我就坐在306室的这张椅子上。帮着路西法编着一个又一个谎言,看着一个个男女为了寻找他们的另一半而被永远锁在这里。他们全都因为极度痛苦的相思而慢慢变成着古堡中的一个个幽魂。”
    “求求你,不要让我变成这样一个幽魂啊!”
    “我是管家,这是我的使命。来到这里这也是你的命运。”
    “不——————!”我绝望地痛哭地嚎叫着。Z坐在那里,耷拉着脑袋,像一具尸体,任凭我怎样摇着椅子,他一句话也不说。
    极度的痛苦像潮水般冲击着我的心脏。我就要感觉心脏像礁石般炸裂了。很久之后,等前一波痛苦刚刚退下之后,我用仅存的理智思考着怎样里靠这座古堡。突然间,我有了点子。我向Z问道:“你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吗?”几分钟的寂静过后,Z答话了:“在很久很久以前,管家A还在的时候,有一个叫鲁森特的男孩来到了这里。他和你经历了一样的事情。但是极度的绝望过后,他明白了他的加百利一定到了现实世界等着他。于是在这个地狱里,每时每刻他都抱着醒过来的信念。即使被绑在烧红的铜柱子上时。就这样又一天上帝要看看这里,并发现了鲁森特。于是上帝解放了Lucent。但是管家A却被Lucifer活活烧死了。你觉的我值得用我的命解救你的命吗?”
    “我……Z,如果你让我回到现实世界,我愿意做任何事!”
    “但是你在加百利前说了同样的一文不值的话,不是吗?这样的你,回到现实又有什么用呢?最终我们还是要见面的。如果你答应,一旦回到现实就好好地活在那里。即使穷到身上只剩下一件衣服,也要充满信心地活下去。即使身边所有的女人都背叛了你,你也要相信终有一天能见到自己的加百列。这样我就可以考虑暂且放你一马……”

    回复